谁能野得过东北首富

  作者:王不易

  来源:商业人物

  1999年,胡润刚开始搞“中国百富榜”时,有一个东北人上了榜,排在第26位,他的身家是5亿至10亿元,是估算的,他的公司并未上市。这个人就是姜伟,鼎鼎大名沈阳飞龙医药保健品公司的董事长。他和当时叱咤一时的袁宝璟,应当算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东北最有名的富豪。

  东北富豪姜伟。

  1999年的高光还打在另一个人身上——大连实德的徐明。徐明1992年成立了大连实德,占领了长江以北的塑钢市场,1999年,徐明用1.2亿元从王健林手中收购了大连万达足球俱乐部,更名为大连实德俱乐部。这个年仅28岁的年轻人成了当年福布斯富豪榜上中国最年轻富豪,后来又多次登上东北首富之位。

  而那一年,中公教育的李永新以“90年代十佳大学生代表”的身份从北大毕业,准备创业,《东方时空》还将他作为大学生创业的典型,全程跟踪报道。那时李永新还没有做公务员培训,创业拮据,最惨的时候连炒饼都吃不起。过了几年才受师兄俞敏洪启发,2003年成立了中公教育。

  当年的李永新大概不会想到,多年后他会坐上东北首富的位子。毕竟在过去十几年,东北首富在辽宁几个矿产富豪手上轮番坐庄,谁能想到多年后竟是吉林通化一个干教育的小子夺走了东北首富之位。更没想到的是,2019年中公上市后,李永新东北首富的位子才坐了两年,就被东北唯一的互联网之光——快手程一笑给挤了下来。

  近十年的财富榜单,东北富豪已经很难挤进前100了,榜单被广东、浙江、北京等地富豪所占领。人们对东北首富的印象可能还停留在王健林,王健林之后,轻工业快手、重工业烧烤——东北经济已经很难再给人以想象空间。、、

  但往前倒十几年,东北富豪还是有一席之地的,无论是经济实力,还是故事的精彩程度。从东北首富的流变,也能大略窥见一些关于东北经济的秘密。

  上世纪九十年代,有一款顶出名的保健品从东北流向全国,名叫延生护宝液,功能是补肾壮阳,在当年的全国保健品狂潮中,它声名赫赫,与红桃K、三株口服液齐名。这款保健品就是姜伟操作出来的。他开创了保健品广告轰炸的潮流,1994年就投放了1亿广告。保健品之后,姜伟又抢注了“伟哥”,被称为“中国伟哥之父”,壮阳潮也是由他而起。

  袁宝璟和姜伟差不多是同时“出道”的。1992年,袁宝璟在怀柔注册了建昊实业发展公司, 启动资金20万元,搞了半年“黑小麦”,挣了200万。然后,他就拿着钱“杀”进了上海证券市场,参与了中国第一批企业的股份制改造。袁宝璟擅长买卖“壳”资源,被称为“中国股票第一庄”。1994年,袁宝璟一口气吞下60多家企业,资产达37亿元。按这个数字看,若论东北首富之位,1999年当是袁宝璟。

  但袁宝璟很快就坠落了。原因是买凶杀人。1996年,袁宝璟在成都炒期货,亏了9000多万元,他怀疑是因刘汉和证券交易所修改规则所致。刘汉是四川富豪,也是黑社会头目。1997年,他雇凶杀害刘汉,但没杀成。2003年,他又指使兄弟杀害当年有份参与刺杀刘汉的汪兴。后来案发,袁宝璟被下了大狱。讽刺的是,他是中国政法大学毕业的。几年前,舆论对袁宝璟的评价还是“北京李嘉诚”“商业奇才”,一时间,各大报纸的标题便变成了《亿万富豪的毁灭之路》。

  姜和袁之外,九十年代东北富豪的起家分为两路——一路靠体制,一路靠矿产。

  徐明的大连实德,在1992年至1995年间,承建了大连胜利广场、星海广场、金石高尔夫球场等多个大连的标志性建筑工程。1995年,徐明成立实德集团,专搞塑钢门窗,大连仅此一家。据相关报道,那几年,大连市政府大力推广塑钢门窗,机关单位、居民楼都给了更换补贴。2001年,徐明就登上了东北首富之位,其后一直到2006年,他年年都在财富榜的前段班。徐明的巅峰是2005年,以80亿元资产排在“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八位,那一年的中国首富是中信荣智健,身家为133亿元。

  沈阳方大集团的方威,只做了一年东北首富,但他在东北的经济地位也不可忽视。“方大系”规模宏大,涉及炭素、特钢、化工等多个领域。方威的扩张,要追溯至2002年,29岁的他重组了国有企业抚顺炭素厂,后又相继重组了抚顺莱河矿业有限公司、收购了沈阳炼焦煤气等多家国企,素有“抄底国企”之名。2014年“苏荣案”发后,方威被卷入漩涡,有媒体梳理过苏荣的任职轨迹,其中不乏与方大的收购路线重合之处。反腐纪录片《永远在路上》中记录了苏荣在任江西省委书记时,贱卖南昌钢铁集团、收受贿款,造成国有资产流失近10亿元,而收购南昌钢铁的就是方大集团。

  与方威一样,沈阳辉山乳业的杨凯也是吃了国企改制的红利。当时正逢招引外资潮流, 2002年,辉山乳业集团以1170万美元将52%股份卖给了美国隆迪,3500万元卖了“辉山”品牌。杨凯当时在美国隆迪下属分公司任职。这笔买卖当时争议很大,连首富刘永好都没有争取到辉山,舆论普遍认为,1170万美元是贱卖国资。两年后,沈阳国资彻底退出辉山,隆迪独资,杨凯做了总经理,再没几个月,隆迪将沈阳乳业50%的股权转让给了杨凯。辉山在杨凯手上发展顺遂,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未受影响,逆势起飞,2013年在港上市,2016年杨凯身家达260亿元。

  辉山乳业集团杨凯。

  靠矿产的东北“农民企业家”,看上去起家要“白手”一些。他们多是辽宁人,出生于20世纪四五十年代,正赶上了下海潮,创业的第一桶金都离不开当地矿产资源。

  嘉宸集团孙寿宽、西洋集团周福仁,都是靠着镁矿起家,后又步入化肥、钢铁等行业,继承了辽宁的重工业传统。他们给外界的印象大多是为人低调、朴素,公司上市之后财富值才为人所知。

  孙寿宽多年盘踞在富豪榜上,关于他的新闻却不多,近些年也已经退居二线。人们往往谈论的是他曾买过造价4亿-4.5亿元的湾流私人飞机,2018年投资3600万买了3年大连、沈阳始发高铁的冠名权,以及2016年,辽宁贿选案发,孙寿宽牵涉其中。

  周福仁从2001年开始就是财富榜单上的常客,2004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排名第十一,挤掉徐明,登上东北首富之位。关于周福仁,最热的一条新闻是2007年他跑到朝鲜投资铁矿,结果朝鲜政策多变,项目受阻,5年时间,钱没挣着不说,还占了西洋集团近5个亿现金流,导致集团资金紧张。

  辽宁还有一个隐形富豪——忠旺集团刘忠田,若不是2020年1月新奔驰大G进故宫事件中炫富女的豪宅牵连出刘忠田前妻,大众未必知道还有刘忠田这号东北首富。辽宁媒体对刘忠田的评价是:为人低调,而且不涉黑,不像袁宝璟。

  刘忠田曾三次登上东北首富之位,最高光的时刻是2009年忠旺上市,身家达240亿元。刘忠田的崛起,与他踩中国家每一步经济发展节奏有很大的关系:“价格双轨制”时他卖水泥、编织袋积累资本;合资公司能享受税收补贴,他就找了香港人合资;做建筑铝材也是因为他看准了国内房地产行业兴起,2002年,他开始转型工业铝型材,2004年,成为铁道部指定火车车厢铝型材供应商之一。2008年,忠旺的工业铝型材年收入达62亿元。刘忠旺被称为“铝业大王”。

  刘忠田。

  IPO时,忠旺对外营造的概念是:崛起于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和支持铁路建设,4万亿的刺激计划和交通运输的庞大需求,中国东北振兴概念的新一页。

  2021年的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中,仍旧还坚持在榜上的“老人”,也就剩孙寿宽和刘忠田了,不过,二人身家都已缩水。

  回望过去二十年,当过东北首富的,基本都出自辽宁,吉林这么多年就出了个李永新,黑龙江单个冒泡的不多,但药企扎堆,葵花药业、誉衡药业都在哈尔滨。但这些年,黑龙江药企老板一直被辽宁矿产富豪们压过一头,葵花药业去年还出了个杀妻新闻。

  但站在潮头的,也终将被潮流落下。

  2000年后,姜伟开始研究和谐文化与中国哲学,2004年出了一本书——《变易·中国和谐文化的思考》,37万字。

  2006年,袁宝璟被执行注射死刑。

  2011年,方威坐上东北首富之位,但此后再未挤进前一百名。

  2012年,徐明涉经济案件,获刑入狱。2015年,徐明在狱中因病去世,终年44岁。

  2016年,浑水做空辉山乳业,2017年辉山债务压顶,杨凯被列为“老赖”。2019年,停牌超两年的辉山被港交所取消上市资格。

  2016年之后,朝鲜投资受阻的周福仁在财富榜上就找不着了……

  令人唏嘘。

  不知道李永新和程一笑又能在首富位置上撑多久。紧随他们其后的,是沈阳吴志刚的桃李面包。辽宁的重工企业已逐步退出历史舞台。

  有句话说得好:江山代有才人出,首富一茬又一茬。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张亚楠

posted @ 2021-04-08 17:55 作者:admin  阅读:
手机彩票网平台,手机彩票网官网,手机彩票网网址,手机彩票网下载,手机彩票网app,手机彩票网开户,手机彩票网投注,手机彩票网购彩,手机彩票网注册,手机彩票网登录,手机彩票网邀请码,手机彩票网技巧,手机彩票网手机版,手机彩票网靠谱吗,手机彩票网走势图,手机彩票网开奖结果

Powered by 手机彩票网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